download
前往主要內容區塊
spacer
::: 目前位置: 首頁院刊100年5月38期 >文章內容

100年5月38期

醫學時論:病人安全的觀念源起及病患身份辨識作業
病人安全的觀念源起及病患身份辨識作業


千年之前,希波克拉底就認識到了治病者的善意行為造成傷害的可能 。公元前 4 世紀,希臘的醫生們起草希波克拉底宣言(Hippocratic Oath ),發誓「余願盡余之能力與判斷力之所及,遵守為病家謀福之信條,並檢束一切墮落及害人之敗行,余必不得將危害藥品給予他人」。自此,「 首要不要傷害病人」(primum non nocere)之訓誡變成了當代醫學的核心戒律。然而,在十九世紀晚期,儘管醫學在歐洲和美國得到了日益的重視,但卻很難獲得有關不良結局的數據資料,且所進行的各種研究工作收集的大多數都是奇聞軼事性的事件。1982年4月,美國廣播公司(縮寫:ABC)新聞雜誌欄題為The Deep Sleep(中文:深睡)的電視節目,震驚了美國公眾和醫學領域的麻醉學專業。在描述麻醉事故緣由的時候,節目製作人宣稱,每年有6,000名美國人死於或遭受與這些差錯有關的腦損傷。

1984年,美國麻醉師協會(英文:American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,ASA)建立了麻醉病人安全基金(英文:Anesthesia Patient Safety Foundation,APSF )。APSF率先在專業性審核組織的 名稱之中,用到了「病人安全」的術語。儘管麻醉師僅佔美國國內醫師總數的5%,但麻醉學卻變成了率先著手解決「病人安全」問題的醫學專業 。澳大利亞的情況與此類似。澳大利亞病人安全基金會(英文:Australian Patient Safety Foundation )成立於1989年,旨在監視麻醉差錯 。隨著醫療差錯危機的等級變得為人所知,這兩個組織也迅速得發展。

大多數可以避免的不良事件,歸咎於高風險的醫療操作項目或醫學專業。(儘管諸如手術中的一些錯誤隱瞞起來比較困難,但醫療保健活動的所有層次上,都會發生差錯。即使複雜的醫療操作項目中勢必帶有更高的風險,但不良的結局並非常常是因為錯誤而造成的,而常是因為當時所醫治疾病的嚴重程度。)不過,美國藥典報告稱,手術操作過程中發生的用藥錯誤,對病人造成傷害的可能性,三倍於其他類型醫療護理工作中發生的差錯。

當病人在醫療護理過程中,經歷了一起不良事件的時候,也就說明已經發生了一起差錯。(大多數的醫療護理工作都勢必帶有一定程度的風險 ,而根據病人的基礎疾病狀況或其所接受的治療處理本身而言,不良反應卻可能是併發症、副作用,甚至是無法預見的情況。)病患安全日益受到醫療界的重視,從事病患照護,是沒有醫學中心、區域醫院、地區醫院之區分。隨著民眾對醫療照護的認識與醫療品質的要求,本院為確保病人在安全的情況下,依需求適時調整與提供合乎標準與適當的照護。醫療安全照護首重病人身分辨識,目的在於確認身分的正確性,防止醫療過程中發生病人辨識錯誤事件。在進行各種診療時,也需民眾給予正確身份的回應 ,讓醫護人員正確掌握病人資訊。
本院對確保病人安全,身分辨識措施如下:
一、急診與住院病人經護理人員,確 實核對身分後佩戴手圈,手圈內 容有姓名、病歷號 … 等資料。 二、進行抽血、發藥、檢查等診療前 ,工作人員會確認「您的姓名」 ,並配合二種以上辨識方法,確 認您的身分。 三、進行手術前,醫護人員會確認: 「您的姓名」、「您開刀部位做 標記」。 四、無法回應或是意識不清的病人, 由家屬確認病人身分。
住院病患身份核對及確認
住院病患身份核對及確認

高品質醫療服務,是仰賴醫護人員、病人、家屬,大家一起來共同努力,透過我們努力宣導讓民眾參與分享,「身分辨識」、「手術部位標記 」等,就是要提醒民眾對病人安全的觀念有所認知,共同營造全面性的安全照護。
外科總醫師 倪英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