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wnload
前往主要內容區塊
spacer
::: 目前位置: 首頁院刊105年3月66期 >文章內容

105年3月66期

特別導報:勇者不懼~台南震災回憶
翻攝自由時報網路頁面
翻攝自由時報網路頁面

      「那時候聽到撤出的命令,我心想不行,這個弟弟還小,意識又是清醒的,要先救,所以我衝出去找救災指揮官,賴清德市長剛好也在,我就報告市長這個情況,最後弟弟成功被救出來,心理覺得很欣慰。」
       李醫師回想當時狀況,情緒仍然有些不捨與心酸,當時看到受困小孩場景時,心理是很震驚的,一個這麼小的孩子,獨自在漆黑的壁縫裡,蹲在一支鋼梁上已經7小時了,問他狀況如何?有沒有想喝水或吃東西?他只回答:「我要抱抱,我要離開這裡!」小弟弟意識清楚,李醫師奮力地爬到最靠近他傾斜的牆面上,伸手也只能勉強搆到小弟弟的左肩膀,這也意味著,如果真的截肢了,小弟弟的左上肢都會不保,日後連復建都無法做,這和少了翅膀的天使無法飛翔一樣,小弟弟的往後人生將走得比別人更辛苦。




        李醫師注意到小弟弟的手和重石之間還有類似毛巾的東西當緩衝,心想也許重石造成的破壞及壓力沒那麼大,於是心裡大概有個底—除非救難人員真的無法幫弟弟脫困,截肢才是最後的考量。
  從第一次進入危樓到小弟弟成功脫困,大約進出四次左右(詳細次數不記得了),他意識到小弟弟的身體狀況已越來越虛弱,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昏睡中,但還是叫得醒,也還可以溝通,有幾次他一直哭著說要離開這裡,逕往下跳,無奈左手被壓住,使得身體處於懸空的狀態,小弟弟還是得爬回蹲在鋼梁上,這場景著實令人鼻酸,如果是自已的小孩,心裡一定會受不了,幸虧結局是好的,不然這真的將會是他往後過不了的陰影。
        李威億醫師一直不居功地強調,其實他沒有新聞報得那麼偉大,真正把小男童救出的是消防人員,他只是從旁協助而已,所有在場的國軍弟兄、救難人員,消防人員、醫護同仁與志工大家一起完成了這次急緊救援任務,大家都辛苦了,也願往生者安息、家屬早日脫離頓失親人的哀痛。
        李醫師最後有感而發的補充說明:有爬過倒塌大樓才知道消防弟兄的辛苦和危險,高雄氣爆時,他也有返回急診室幫忙,當時的場景也是怵目驚心,多數最嚴重的傷患就是消防弟兄!


資料提供:外科部總醫師李威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