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wnload
前往主要內容區塊
spacer
::: 目前位置: 首頁院刊109年7月90期 >文章內容

109年7月90期

季節性疾病簡介與預防:殺人償命,到底要鑑定什麼?
取自TVBS新聞台
取自TVBS新聞台

       「你不要恐嚇我喔!我有精神病喔,我殺人沒有罪喔!」一句在龍蛇雜處,臥處藏龍的市井,人們酒酣耳熱,衝突臨界爆發之際,最經常聽到的一句話。然而震驚社會的台鐵殺警案和內湖殺童案(小燈泡事件),近期審判結果雙雙出爐,兩人皆因罹患精神疾病逃過死刑,尤以台鐵殺警案獲判無罪引起社會震怒,一度讓民眾對精神疾病病人感到恐懼,連帶讓執行司法精神鑑定的醫師也遭受網路上鄉民的輿論抨擊,甚至在新聞媒體中都有節目加以討論,可謂烽火直上雲霄,許多陰謀論、裝病逃避刑責、精神病人犯罪比例都成為議題。然而,精神鑑定並不是「鑑定被告有沒有精神病」這麼單純,更不是給精神疾病犯罪的減輕刑責工具。
       許多重大刑案(北捷連續殺人案、內湖殺童案、台鐵殺警案)都曾對犯罪人進行過精神鑑定,判決結果出爐時,若是犯罪人被判應為罪刑負責,則社會大眾都一致大聲叫好;反之若判決犯罪行為人因精神疾病干擾而犯罪,得以減刑或免負其刑責時,則市井街坊一片叫罵聲,將自身情緒藉此宣洩,也進一步質疑精神鑑定的正確性及正當性。為此承接精神鑑定的醫師以及司法人員(法官、檢察官)都受到輿論的壓力。試問,倘若民眾的態度、社會的輿論能夠影響到專業從業人員的判斷、中立性,那這樣產出的判決,是否仍值得信賴呢?如此流於民粹的結論能否服眾?



        在此與大家簡略說明精神鑑定,精神鑑定大略上分為民事(禁置產、監護宣告、輔助宣告、婚姻訴訟)及刑事(評估犯行當時的精神狀態),其流程大多需要由評估團隊反覆閱讀法院卷宗、光碟提供的訊息,事前會議討論出要釐清的議題,之後完成醫師診斷性會談、社工師家族會談、實驗室檢查、心理師心理測驗等,以釐清個案的診斷、病情、能力、家屬支持度及案發當下個案的精神認知狀態、行事動機。並非只是找找看有沒有精神疾病這麼簡單,還要抽絲剝繭去追溯犯罪行為發生的脈絡,以確認精神疾病及犯罪的因果關係。最後再由醫師統整各職類所收集到的資訊,向法院提出完整的鑑定報告。



       然而刑法又是如何表示呢?刑法第19條第1項規定: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,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,不罰。第2項則規定: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,顯著降低者,得減輕其刑。




       倒是法官面對精神病人在疾病干擾時的犯罪,難道除了不罰及減輕刑責之外,難道沒有其他作為嗎?有的!有鑒於精神病人中斷治療後發病比例偏高的考量,法官得以判處「保安處分」中的「監護處分」。所謂的「監護處分」即是為了預防病人再犯、保障公共安全,法院令入相當處所(住在精神病醫院長期接受治療),施以監護病人,未達「監護處分」期滿不得出院的判決。
       司法精神醫學透過「精神鑑定」在協助司法人員,釐清可能是認知功能受損的犯罪行為人,犯刑當下的辨識行為能力,也保障這些罹患精神疾病的犯罪行為人在法律上的權利、接受治療的權利。隨著社會日趨複雜,這樣的專業挑戰愈來愈多,台灣司法精神醫學會在2018年底成立,將會培養更多司法精神醫學的專業人員,投入此富有爭議也充滿意義的工作。


精神科醫師 周學徹